✨托帕斯✨

啦啦啦啦~啦~啦啦~

茶绘杂七杂八的摸鱼x
最后炫一下金的糖果配色w
沉迷鼠绘x

诈尸!
@月瞳 太太的!!很渣见谅!!!!!
他的的这篇文超级戳我啊啊啊啊
本来想画完全文的但是自己并没有这个图力x

最近看雷安cp文大概就是这个感想。
先是雷安。然后再是安迷修。
这个。那个。我也表达不清楚。
但是我流应该先是安迷修。然后再是雷安。
大概感觉安迷修ooc的比较多吧(。

说实话在一起就是已经是ooc什么的果然是真理。
磨长篇的实话越写越觉得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两个人狂酷帅的互怼才是日常好叭。

我军训还有7天,说实话军训有25天我也没有想到。
希望那个时候可以恢复正常更新吧w

卡宝生日快乐!!!!!!!!
还是 @腦漿迸裂. 的星使卡……!!!♡!!
太太加企鹅吗!!!!我想…和您扩列……><(越说越小(三天不管上房揭瓦你

生日快乐呀!!!!!!

我越看太太星使卡就越觉得可爱……
超级想给他写文……

【双安】与你在车厢度过的149个小时(中)


#双安
#
#梗有参照
#不知道为什么多出来的中
#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跑题王就算这样字数还是好少算了我开心就好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写下说不定就是个未知数不是 一定


等阳光的炽热照得安迷修实在是忍不住睁开眼睛的时候,原先睡在他另一边床的安莉洁早就已经离开了。

手指抚到身边被窝早就没了温度的时候,安迷修难免有些失落,不过空气中弥漫的食物香气又让他提起了神。在家里一般是安迷修包揽所有的家务的,就像他向安莉洁求婚当天所说的那样——自幼一个人的安迷修动手能力就不用多说,做出的食物也是一等一得好,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期待安莉洁的亲自下厨。

安迷修一边洗漱一边脑着不着边际的想法,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客厅。

从卧室到客厅香味越来越浓,安迷修嗅到浓浓的奶香味,心里猜想着是蛋挞什么之类的东西。

从客厅可以看见厨房里站着他喜欢人的身影。水蓝色的长发齐腰散开,铺在纯白的连衣裙上像是在水里炸开了蓝色的花瓣。安莉洁的发质很好,就算平常不怎么梳,你把手指尖划过那长发也不会有阻拦。

小人儿耳朵抖了抖,好像听见了安迷修过来的声音,然后侧头回望,正好看见已经梳洗好换好衣服的安迷修赤着脚站在客厅的地毯上。

安莉洁呀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蛋挞,脱下厚手套,然后像一只轻快的蝴蝶,连脚尖都带了些雀跃,她眯着眼睛含着月牙稍快地走向安迷修。

安迷修脸上眼里都挂了笑意,张开手示意让安莉洁扑过来,他接着。然后他就感到怀里扑进了人,小家伙把爪子按在他胸口,仰起头像天鹅那样露出脖颈,他眨眨眼,唇上突然得到一个如蜻蜓点水般的早安吻。

“没系领带还赤脚,你想我们新婚假的第一天就感冒吗?”

安迷修脑子突然就炸了锅,耳垂肉眼可见地变成粉红色,飞在旁边的小天使和小恶魔都叫嚣着要他回吻过去,可他的脑子里却有一把小锤不停敲响着铜钟,杂乱的声音让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动作,怀里的人就又滑了出去。只剩留在耳边的轻呤,和粘在指尖的柠檬香味。

“我去拿领带,蛋挞在桌子上~”

安迷修呆呆地走到餐厅的桌子边坐下,手指机械地拿起一个蛋挞往嘴里塞,等到一个蛋挞吃下去,他才恍回神。

无力地捂住脑袋滑倒在桌子上,心里念叨着安莉洁是自己妻子自己干什么这么害羞这样的话,脑袋被碎碎念的文字泡充满,然后被搭在自己肩膀的手和喷洒在耳边的温热呼吸给一下全部戳破。

“在干什么呢?”

安迷修一下子挺直自己的脊梁,安莉洁从善如流地把靠近,肘弯搭在安迷修肩膀上。安莉洁蹭蹭软软的棕色发丝,然后把下巴垫在安迷修头上。

“起来啦,我给你系领带。”

这真是太刺激了。

安迷修低着头看自己喜欢的小人儿,她微垂眼帘很认真地摆弄手里的领带。他们的距离近在咫尺,暧昧到不行,甚至可以互相交换呼吸。

他脑子很乱,比一开始得到安莉洁的早安吻的时候还要乱。他胡思乱想到很多东西,记忆的碎片没有规律的随意拼接,但是又有那么一刹那的清晰。

这个时候阳光微移照亮安莉洁一半的脸颊,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亦如他与她的初见。他看到安莉洁带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心里突然绽开鲜艳的美丽的带着暖人温度的花朵,然后炸开,让那缤纷的花瓣包裹了整个心脏。


他顺从自己的心意,双臂把面前的人儿圈到怀里,把头靠近那柠檬香气的源头。


唇轻轻挨上额头。

如果日更可以被您喜欢的话……

@腦漿迸裂. 太太的星使卡><……!!!
我就。就悄悄艾特一下。

我改变主意要给你们看看我写的坑了
cp多杂注意避雷
双安。雷卡。雷安。帕佩。瑞金。
就这样。
也不打算打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