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帕斯✨

你剑上的锋芒,是仅存的星光。

自己的坑
帕佩的高考作文
好雷不良安*
雷狮和安迷修的士兵pa
瑞金打架*
瑞金魔法师和战士翻新
与你在车厢度过的149个小时
群里的传文*

自己的脑洞
给阿御另一篇王道荒唐的同人*
雷安的打架
雷狮吃安迷修
帕佩行骗艺术家(火柴人)*
安雷的拆弹脑洞*
雷安学院pa*

打*的是已经写了一半然后就没写完的
。你看我有码字,就是没码完而已。

突然很想写瑞金打架x
动漫里金也是打架的时候瞎嚷嚷的人x
就特别喜欢金和格瑞唠着唠着突然甩过去一个矢量箭头然后bong的一声箭头爆炸。
“这是我的新招厉不厉害啊,格瑞!”
金小天使笑得一脸灿烂。

成,我就是想写话痨打架。
别想了求自己写x

很突然的这么想。
嘉德罗斯是王,他注定孤独。
王不可以相信一切,也不可以怀疑一切。
王必须要有自己的判断、主见,并且坚定不移。
王要有自己的人格魅力,但也会因此吸引很多人。
和雷狮不同,雷狮还有两个哥哥顶着,王位的担子说到底还是有一定几率落不到他肩上的。
嘉德罗斯不一样。
他是一个人。
他是王。

天天瞎bb,有本事你写正文啊(🔫

“为什么要选择雷狮?”
“雷狮比安迷修更像个士兵。”
“我不明白,明明安迷修更加听话也同样优秀。”
“安迷修……他不是一个士兵。”
“……他是个好人。”

突然给安哥发好人卡x
大概是一个脑洞吧。

好雷不良安

#雷安

#放飞自我

#好学生雷狮x不良少年安



1

说来你可能不信,雷狮在老师眼里一直是一个品学兼优不打架不吵吵,在班上人缘又好又有号召力而且还有莫名的领袖气质,去参加个什么比赛一定可以给班里拿个前5名奖项的好学生。


就是贪嘴了点,还偏偏喜欢撸串。


不过忽略这点雷狮就是老师心里四好学生的典范。


2

雷狮委屈。



3

说来你可能不信,安迷修在老师眼里就是一不良少年的头头,喜欢打架嚷嚷不说每天大摇大摆地顶着要几瓶发胶才可以做好的反重力发型在校园里招摇过市,简直是不根本是对校规赤裸裸的漠视。


偏偏这个不良少年成绩好的一逼,和同班的雷狮不相上下。


不给你忽略这点安迷修就是老师心里不良少年的模板。


4

安迷修也委屈。


5

为了感化安迷修,老师特别安排他和雷狮坐在一起。原因是希望安迷修会被雷狮顺利同化成为他心里的雷狮第二。


还有一个原因。


雷狮和安迷修的颜值都高得有些离谱,安排和女生坐怕早恋,和男生坐怕那天要是谁看不顺眼打起来。


颜值拉仇恨啊。


不过弯的几率也不是没有。老师突然感慨道。



我码个设定。

【安雷】诱惑之红

#安雷
#很久以前的啦w
#自己的独角恶魔安的私设!

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眼睛里。
安迷修捂着右眼,那儿似是被火灼烧。痛楚一点点漫上他的神经,点燃他的血液。就好像是从血管里冒出了蚂蚁,慢条斯理地啃咬他的血管,蚕食他的身体。
很痛,非常痛,痛到几乎让人想立刻死去。
安迷修猛地把剑插入土地,左手紧握着唯一的依靠。他勉强站着,仰头看向把他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但是左眼好像也受了右眼的影响,只可以看见在天空中那朦朦胧胧的一团。
“你干了什么?”
嘶哑的声音带着绝对危险的意味,骑士大人被彻底激怒。他瞧不上用毒这样的卑鄙伎俩,却不想被自己最为尊重的对手反阴一招。声音带动着喉咙的吞咽,安迷修觉得光这样说一句话,他的声道就已经碎成土渣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
头顶上的人并没有应话,只是振动翅膀在他周围飞动。眼睛的紫色是如此耀眼,同样刺人得还有那样看动物园珍稀动物的眼神,安迷修感觉到了屈辱。
他听见那人落在地上的声音。身体器官的敏感度放大了几百倍,那人走过来的脚步声,口里啧啧称奇的话语,就好像是趴在他的耳边的情人呢喃。
安迷修意识到自己现在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死神的镰刀正高挂在他的头顶上空,那冰凉的镰尖抵着他的额心 。在对手面前这样软弱无力的样子更是让他心里的屈辱越发深重了起来。
安迷修已经没有力气再握着剑柄了,身体撑不住弯下来。他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开始喘气,眼睛的疼痛刺得他的脑内开始响起机器的尖鸣。眼前更是一片白芒,什么都看不见。
他发觉后背的骨头在抽条,两个不自然的凸起撑起已经被汗水润湿的衬衫,额头上一点开始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思绪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随意揉成了一团乱麻。
万恶的血族大大方方地站着他跟前,不做任何防备或者说对于已经被疼痛折磨得瘫在地上的安迷修丝毫不惧。
雷狮的眼睛闪着光,就像那深夜夜空亮着启明星。安迷修沙哑的声音让他想起那次湖中不算太放纵的往事——对于让他舒服的事情他向来不抗拒。毕竟他活得太久了,对于难得的乐子当然愿意接受。
他看见安迷修开始变尖的耳朵,挣扎着要从安迷修后背破出的翅翼,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长变尖的指甲。心里赞叹着魔女药剂的药效居然如此之好。
这个药的作用是什么呢?
雷狮眯着眼睛回想魔女的话,却只可以想起被光反射出耀眼光芒的粉红星饰,和药剂那似是干了很久沾在人身上肮脏血污的深红。
雷狮砸吧砸吧嘴对于这种想不起来的事情并没有多在意——毕竟他可是一只活了几千年的吸血鬼啊,想不起来一些事情不是情有可原吗?再者说他可不会向那些自以为多情的年轻血族一样,为了一个小小的玩具而失了方寸。
雷狮正想得出神,鞋后跟不自觉地开始一下一下敲击地面。
安迷修被那有节奏的敲击声激得发疯——那好像就是他痛苦的根源,声音一响起血液的燃烧就更旺几分。
“咦?”
惊异的声音从雷狮口中吐出,安迷修的脸被大力捏住,被迫向上抬起。雷狮的手指粗暴地挤压安迷修的脸颊,使安迷修不得不微微张开口,露出已经变长的虎牙。
安迷修怒视着那不知好歹的血族,骑士的骄傲被戏耍得所剩无几,这让他感到愤怒。纵然脑海里的思绪被折磨得破碎不齐,但他想用拳头揍雷狮一拳的想法却始终清晰得很。
这是……恶魔的角吗?
雷狮见过独角兽的角,那是上天送给世界的宝物。只是一眼就叫人移不开视线,如此纯白干净的事物引诱着人们的破坏欲、占有欲成倍增长。雷狮看见过为了得到那段角而开始撕争的人们——刀剑相向,把锋利的武器指向昔日的友人,口里念叨着最正义不过的理由。
那些人罪恶的嘴脸雷狮早就记不清了,现在还可以回想起的不过是独角兽头上那流光闪烁螺旋状的纯白尖角。
根本是两个极端。如果说独角兽的角是白日里那耀着世间的太阳,那么恶魔的角就是围在夜空中月儿那一圈的稠黑。
颜色从底部的湛黑到尖端的深红渐变,角底的黑于额间的肤色巧妙地融在一起,好似从出生就长在一起一样。角的顶端闪着鬼魅的红光,自顾有一种诱惑人的感觉。
雷狮没有见过恶魔的角,因为一般的恶魔是不会随意把角露出来的。他们的角类似于人类的心脏。要是折了, 那他们就一命呜呼,这点倒和独角兽是一样的。
不过独角兽是不畏惧自己的角被别人窥窃的,他们总是光明正大地把角顶在头上,让角亮着淡白的微光。
雷狮光看着还不够,他还想上手摸。这时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要不要把角折下来,和他城堡里那段独角兽的角放在一起当做他的收藏了。但是为什么要和独角兽的角放在一起呢?安迷修又不是和独角兽殉情——雷狮突然反应过来,也许是放在一起比较好看吧……?
雷狮的手还才抬一半呢,安迷修的右眼突然就睁开了——这把雷狮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那不再是如林中翠湖的颜色,而是变成了像那种糖葫芦上要滴落糖汁的淡红,亦或者是玫瑰花束最低层有些褪色的花瓣上韵着的颜色。
这和药剂那种令人作呕的深红是不一样的——雷狮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就是这短短的时间他被暴起的安迷修一下按倒在地上。
黑色的披风遮住了石子尖锐的棱角,但是后背磕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的滋味依旧不好受。雷狮嚷了句脏话,抬脚就向安迷修的肚子踹过去。
安迷修猛得一下俯下身子,硬是让他这脚失去了目标。但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安迷修与雷狮的距离被拉近到无限接近于零,这也代表他们现在就是那种他们两个几乎都可以听到对方心跳的暧昧姿势。
真TM像那什么在自家后花园背着女主人幽会女仆的多情伯爵专用的姿势。
雷狮不着边际地槽一句,改直接用手去推安迷修——鬼知道安迷修哪里来的诡异力气,一向在力量上占优势的雷狮居然推不动。
安迷修的脑子还没有多清晰,只是力量的恢复让他本能地逆转自己相对弱势的局面。
傻了吧唧的骑士向被他压在身下的血族露了一个傻了吧唧的笑,然后毫不犹豫地一拳狠揍在雷狮脸上。
woc?!!!!!
雷狮一扭头,没有及时地躲过去。但至少没有打到眼眶上给他留个乌青的熊猫眼,脸上估计就悬了。
雷狮那个气啊,管他现在姿势有多暧昧——他就只想着要把安迷修揍到喊他爸爸。拳拳到肉、毫不留情地那种往死里揍。
这不是还没开始呢,安迷修突然低下头把唇抵上他的口。
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
雷狮呸了一声,咬上了安迷修的唇。他们两个散发出像野兽那样不加掩饰不带其他意义的狂热情欲气息。安迷修的接吻技术并不好,但是算得上直率,就表达出一个意味——他想侵占你。
雷狮又想起几个月前在跌入湖水那次意外事故,以及蚀人骨髓的极乐感觉。吸血鬼没有那么多节操意识,想做就是想做了,雷狮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认——但是现在他可没有这个兴致。
于是翅膀就这么扑腾着一下张开,黑色的蝙蝠翅膀卷起的气流把压在雷狮身上的安迷修一下怼开。
雷狮挥了几下自己的翅膀,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左脸颊。感受到脸传给神经系统的钝钝刺感,雷狮向安迷修露了一个绝对算不上友好的微笑。
黑色的蝙蝠翅膀扇动几下,雷狮召出了自己的锤子,缠着紫色银蛇的光柱一下把昏暗的树林照得通亮然后准确无误地击打在安迷修身上。
安迷修被雷狮的攻击弄得够呛,证据就是他裸露的皮肤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但它们在肉眼可见的复原。
雷狮借着月光看着心惊,他开始反应过来安迷修现在绝对不正常——至少绝对不会是个人。他再空中转了个弯,没再逗弄现在伤痕累累的骑士。
他没飞出多远,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他扭头看去却发现安迷修背上多出了一对破破烂烂的翅膀正向他冲过来。
对于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总会有一些脱身的办法,雷狮眯了眯眼睛没有再躲。当安迷修扑上来的时候,触到得只是飞窜的小蝙蝠。
失去了目标,安迷修疑惑地四处张望。
看上去智商应该还没有回笼,只是依靠本能在行动罢了。
雷狮隐在暗处,沉默地看着远处的安迷修。夜黑如地狱,安迷修右眼的红光却十分明亮——那本不该是他的颜色。
脑内对于那药剂的记忆不在昏昏沉沉,魔女故意装作俏皮的声音响在他的脑海里。
“不知道血族大人想要什么样的药——给仇家吗?”
“嗯。是的,是的,这样的话我到有推荐呢。请让我找找——啊,恶魔果实的汁液。”
“功效?啊,很简单的其实——就是让普通人类变成恶魔。”
“堕落成恶魔。”
魔女略带笑声的话语此时回想起来韵着不明的意义。雷狮终于想起自己从魔女那要来这瓶魔药的初衷。
————给一个愚蠢的骑士。
———恶魔果实?
——这么说来恶魔不就是教廷所要绞杀的对象吗?
—我倒是想知道那位伟大的骑士大人能否为他所贯彻的正义去死呢。
恍惚间雷狮想起安迷修左眼里闪着的红光——那是诱惑人堕入深渊的地狱幽火。

#雷安(。)


手指尖轻划过裸露在空气中的小腹,圆润的指甲在马甲线那稍做停留,微微用力地轻按下,直到身下人皮肤上起了细微的鸡皮疙瘩才满意地离去。


俯下身抵住下面人唇舌,企图压下安迷修堵在嗓子眼的唾骂,手上用力把安迷修被制住的双手再提高一点。唇舌交缠,暧昧的水声虽小但在两人近极的耳边却清晰至极。安迷修脸上的红晕越发明显,眼中含着生理性盐水微微眯了起来,润得双眸更加晶莹透亮。


原本暧昧交缠的双蛇被猛闭合的银贝挤压,雷狮毫不怀疑地认为安迷修绝对是存了咬断他舌头的心思,但即使是已经察觉到安迷修的心思,雷狮也没来得及躲开——铁锈味在窄小的口腔内蔓延开来。 


雷狮眯了眼睛,另一只手反抓住安迷修的头发,把这只发狂的孤狼拉开。银丝混着血色连在两人的唇瓣边又断开,雷狮歪头把被安迷修咬出的血沫给吐出来,安迷修亦然一脸嫌恶地呸了一声。


“雷狮我操你大——”


堵在嗓子眼的唾骂终于吐出一半,但又被粗暴伸进口腔内的手指堵住,安迷修锁紧了眉在心里把没有说出的话骂完,然后越发发狠地下牙咬了下去。雷狮的手指被咬的出了一圈牙印,算不上微弱的痛感混着越来越浓的血腥味挑逗着海盗本就不太稳定的神经。


海盗的手指在骑士的狭小而又湿润的口腔内灵活转动,从牙印里渗出的鲜血搅着安迷修的唾液,因为张着口的时间过长而大量分泌出的银液从手指与舌头的缝隙间流出与其一起的还有那被骑士凶狠咬出血丝。


雷狮看着安迷修眼里厌恶的神色越发深重,那讽刺的脸色极大限度地挑动着他的神经。他啧了一声,把手指从骑士的口里抽出。


安迷修低下头轻轻喘息也顺理成章地躲开了雷狮看向他的眼神。海盗漂亮的紫色眼睛转动着看不懂的神色却是把眸子衬得深邃,他把刚从安迷修口腔抽出的手指移到了面前人的下巴上然后用力。


安迷修被迫抬起头,那手指的力道可实在不客气,像是要掐碎他的下巴一样。他嗤笑一声,就这么抬起下巴,那翠湖般的眼睛里赤裸地显出他的愤怒。


“雷狮,放开我。”


“我可不认为一个海盗可以这么轻松地就放过手里的猎物。”


雷狮慢条斯理地念出这句话,把擒住下巴的手放开,转而向下摸去还沾着唾液的手指在安迷修裸露的皮肤上划过,在上面留下暧昧的痕迹。


  


我就想写一下这个场景(。)

没有后续。


当你低下头来试着吻我。
我会把你是舌头嚼碎混着血沫吞下。

大概是理想雷安车。
什么和平相处,强奸才是王道(过激发言

一醒来看见首页被无光太太刷了一屏的美食。
这叫什么,清晨杀人吗。
饿。

把黑夜当成白天

#雷卡

#给阿御的王道荒唐 @L'apocalisse 


当鸟儿仰头吟出这天的第一声啼叫,当花儿娇嫩的臂膀上沾满了沉甸甸的露珠,当阳光从山与天的缝隙出漏出那么薄薄的一层,清晨就这么开始了。


阳光渐渐挣开山的束缚,不过瞬息,这片不大不小的地方便洒满了金色的细沙。小小的麻雀蹦蹦跳跳跃上小树还未长大的枝条,细细的鸟爪在青灰色的脆弱枝条上轻快地移动,树枝随着跳跃幅度极大地颤动。麻雀缩缩自己脑袋,转了个不大的圈,乌黑的小芝麻眼睛眨了眨,然后噗嗤一下,张开自己的碎麻花翅磅飞到另一边去。翅膀的扇动惊落几颗花朵瓣上的露珠。


光线从阳光充足的院子挤出一丝到这个狭小的窗口,它穿过依旧冰冷的铁栏杆,在屋子里铺出一道很短的金色通道。


阳光很少但也很暖,些许照到卡米尔的脚尖。那股暖洋洋的暖和劲抵在脚趾的边缘,像是要传遍全身,但有迟迟只在脚尖那处徘徊不前。那股若隐若现的温暖实在是惹人疼爱但又也实在是少得可怜,那股想要追寻阳光的本能越发明显,但脚步始终不曾变过,在原地不曾迈出一步。


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为什么?恶魔在他身后狂笑,从地狱里生出的藤蔓缠住了他的脚踝,藤蔓上的花朵吐出诱人的芳香,恶灵的歌声缭绕在他的耳际。那些属于地狱的事物束缚住了他,阻碍着前进的道路,阿努比斯在地狱岩上叩击蹄子的声音分外清晰。


黑暗吞噬了他,连脚尖那一处微小的温暖都被剥夺。



“站起来。”



雄狮的低吼在他的耳边炸开,那些污浊像是触及光明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去。


他看见了属于自己的光。



然后——


他摧毁了它。



“他说是他一个人的罪孽。”

“但,是我对友人机关算尽。”

“我毁了一切。”

“是我的错。”

“我......别无选择。”



那天的天空很蓝,蓝到像极了卡米尔的眸子。妖艳的火和纯白的书页交织在一起,两种极端的颜色互相邀请着跳一曲狂乱的舞蹈,那迷人的蓝色也就是她们的舞台。


火花印得天空如同残阳焚焰,吐着血腥子的红蛇爬上了那其中单薄的身影。

不愿看那个赶来的身影,红色的围巾在天空中张扬,他手上握着冰冷的刀刃,锋利的刀尖在心口处徘徘徊徊。


【你所坚持的,真的是正确的吗。

看着他君临天下,把一切拉入正轨,真的没错吗。】


污点将会也必须会埋葬。当刀尖刺入那温暖的归处,最后的守密者连着他的灵魂消逝殆尽。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所以——你再靠近一点,我们都会被神接受了。” 】


天空和湖面被染成鲜红。

王道荒唐。




——————

比较少的意识流x只有1000多字x

“我的天空没有......不怕失去。”是出自东野圭吾的《白夜行》

很多都是原文的内容w

安利王道荒唐啊!!!!!!!